J-罗伯逊:世锦赛今年有些不一样 戴维斯:赛场见

  2020斯诺克世锦赛资格赛将于7月21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开杆,128名职业、业余球员将通过4轮比赛的考验诞生16位登上克鲁斯堡圣殿的资格赛晋级选手,像职业斯诺克运动的最高荣誉发起冲击。来自苏塞克斯郡的两位职业球员在一次对谈中分享了各自的谢菲尔德体验。

  即将年满48岁的老将马克·戴维斯曾经11次打进世锦赛正赛,他在2013年世锦赛首轮以10比6击败约翰·希金斯;吉米·罗伯逊则以职业生涯最高的世界排名第24位开启2019/20赛季,曾在2018年夺得欧洲大师赛冠军的他有很大希望第5次冲击正赛。

  JR(吉米·罗伯逊):你第一次在克鲁斯堡打球是怎样的情形?

  MD(马克·戴维斯):我记得是对阵泰瑞· 格里菲斯,好像是93年(注:事实上是94年)——太久远了,我太老了都记不起来了。应该是93年、94年的样子,一开始我打得不错,6比2领先。我感觉有什么好紧张的呢?感觉真的挺好,然后6比3结束第一阶段。说实话比赛剩下的时间我面对的母球一直贴在底库边上,最后他(格里菲斯)10比7赢了我……我觉得是10比7,或者10比8(注:事实上是10比7)类似的比分。基本上他就是很职业地赢了我。我还去看了你的首秀,马克·塞尔比是吗?

  JR:没错,塞尔比10比1。显然我太激动了,毕竟是第一次获得正赛资格,出场的体验实在是无与伦比。但是我太紧张了,整场比赛都没能镇定下来——即便我赢了第一局。随后我输掉了接下来的10局。

  MD:我很少能在那里舒适地打球,就像在其他场地一样正常发挥。显然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但我总是觉得有人从后面抓着我,让我没法放松下来好好打球。

  JR:在克鲁斯堡击败约翰·希金斯是什么体验?这是你最棒的瞬间之一吗?

  MD:没错,大概是最佳之一。这其实是少有的我能发挥好的一次,我曾经击败过一次瑞恩·戴,后来在对阵约翰(希金斯)时我也没做什么改变,但就是打得很舒服。你拿过欧洲大师赛冠军,此前最佳成绩也就是八强左右,拿一站排名赛冠军肯定是非凡的体验?

  JR:难以置信,确实不可思议。你能留在赛场支持我真是太好心了,特别是最后几场比赛。

  MD:我当时觉得反正你也赢不了几场了,我等一下也没什么的。

  JR:难以相信这种感觉,因为我在斯诺克运动中并没有取得过什么成就,我以为随后可以能够取得突破和进步,但其实后来也没做得很棒。所以我应该尽可能努力地练球了,希望能把这种感觉找回来,我喜欢举起奖杯的感觉。

  MD:夺冠就是夺冠。即便是英格兰公开赛(2018年英格兰公开赛决赛,戴维斯7比9负于宾汉姆无缘夺冠)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周,最终我却感觉糟糕透了。因为我太接近夺冠了,我的表现足以拿到冠军,我从来没拿过排名赛冠军,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了——毕竟我已经47岁,下个月就48岁了,我很现实。这是美好的一周,我的亲人和朋友们过来观看了每一场比赛……要是我只有21岁可能就不在乎了,肯定还有机会的。即便当时是45岁……

  JR:你还在自己的年龄上撒谎。即便你50岁了。

  MD:47岁。几周之内就要开始打世锦赛资格赛了。

  JR:显然我很期待,现在我已经训练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热爱世锦赛,我想今年会有一点不同吧。从赛场来说,我们结束资格赛后会留下来观看其他选手的比赛,每年参与到这项赛事中感觉都是很特别的。今年可能会有点不一样,但世锦赛就是世锦赛。我很期待,你呢?

  MD:没错,我们讨论过世锦赛资格赛就是那种你结束比赛之后愿意留下来看其他选手挥汗如雨的场合,不论什么原因你就是很喜欢留下来观看这些比赛。这是一项令人愉悦的为期一周的比赛,但这次肯定会有些不一样,我们能有世锦赛打就是非常幸运的。感谢世界斯诺克和巴里。

  JR:你的状态怎么样?

  MD:怎样都行。这是10年、11年以来,自从巴里接管后最长的一个假期,从直布罗陀(公开赛)结束后我们有9周到10周没打球,所以肯定还是有点生疏。但两三周的备战肯定足够提升状态,我们比赛里见。

  JR:也许在克鲁斯堡再抽到一次约翰·希金斯?

  MD: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能打进正赛我就很满意了。这里没有简单的比赛。

  (世界斯诺克)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cademystbistro.com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